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

【出园的女友】1-5

发布日期:2017-06-15  来源:  阅读:加载中

                (一)
 
  和女友是03年的时候认识的,到现在已经四年多了,感情是愈发的好了,可是性趣却是越来越低了。四年多来几乎是什么招式都用过了,可是就是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,很多时候都是草草了事。
 
  其实女友是非常漂亮的,见过的人都只用一个字评价:妖。这种妖和范冰冰那种妖很相似,都是那种勾引人的妖。
 
  在漂亮上,女友和范冰冰持平,不过说到风骚上,却是比这个女星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我的许多朋友都对我说过,想上她,可是从他们的神情上我知道,他们一个也没得到过。
 
  对於这一点,我还是很满意的,至少女友是很爱我的。
 
  女友很喜欢穿两种裤子,一种是热裤,就是那种直接短到露出屁股一小部份的牛仔短裤;另一种就是短裙。我在她的衣橱里只看到过这两种东西,其它的从没见过。就是大冬天,她也是短裙配上一件厚的连体裤袜,而绝不穿裤子。
  虽然我很喜欢她这样穿,但是我也很恼火她和我出去后许多男人用眼光吃她豆腐。可是,在经过几年继续的做爱后,我发现自己对她被人吃豆腐感到很是兴奋。
 
  对於这种心态,我一直持害怕而又兴奋的感觉,很多时候我想阻止,却又没有,因为总是想看到女友别人欺负的样子,实在是太刺激了!
 
  其实,女友是很聪明的,很多时候我的第六感告诉我,其实女友发现了我喜欢看到她被人凌辱,但是仔细回味了一下,却又觉得她没发现。
 
  记得有一次,和女友在公园的密林处做爱,做到一半的时候我发现旁边有两个人在偷看,於是我藉口没带避孕套,去买避孕套跑开,想看看女友会怎么样。
  当时我已经给女友口交很久了,女友几乎是迫不急待地想让我插进去,我却跑了。
 
  我跑开了几分钟后,又转回去想看看女友怎么样了。一看,却发现女友不见了,连那两个偷看的人都没了!我很是惊诧,赶忙打她手机,却发现她的手机已经关机了。
 
 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,突然想起来,刚才那两个人在偷看的时候,女友好像也注意到了。难道会是……那天,女友的手机关了一个下午。
 
  晚上我去找她的时候,才发现她已经在家里休息了。我问她下午怎么走了?
  为什么还把手机关了?她迟疑了一下说,我走后她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,说她那个朋友失恋了,让她去安慰一下,而刚好手机那时就没电了。
 
  我很是怀疑,不过也没深究,抱住她想做下午没做完的事情,女友推诿了很久,实在熬不过我就脱了衣服。我俯下身子想给她口交的时候,发现她的阴道居然是红肿的,突然心里一阵刺激,射了出来。
 
  女友看到我那样,一下子就笑了起来,说:「刚才洗澡的时候我忍不住自己自慰了一下。」
 
  我更怀疑了,可是又没什么证据,欲火一下子又上来了,扑了上去把她大干了一次。
 
  女友的身材很火辣,特别是腿,很修长,很多次我都让她给我腿交。我没有直接插到她的小妹妹里面去,而是让她两腿闭拢,把我的小弟夹到她大腿的深处然后帮我磨出来,那种感觉真的是太爽了!不过这样她总是很不爽,常常抱怨腿很痠.
 
  我很喜欢她穿高跟鞋的时候和我玩性爱游戏,那样我总是很容易就被她搞定了。可是,一射完再看到她的高跟鞋,我又马上勃起了。这样,由於性爱太频繁了,我勃起的时候也慢慢变少了,持久力也大不如前了。
 
  偶然的一次机会我上网看到了一篇凌辱类的小说,於是一发不可收拾地喜欢上了女友被人干的情节,从此开始踏上了出卖女友的征途。
 
  女孩子都是爱漂亮的,身为漂亮的女孩子自然是更爱了。
 
  我的女友身为漂亮女孩子中的佼佼者,对追求漂亮简直可以说是入了魔了。
  陪她去逛街,只要看到漂亮的衣服,或者新款的香水,她都会把口袋掏空,借钱也要把它买下来。
 
  对这点我真的是深感头痛,我本身也只是个小白领,一个月也就拿个几千块钱,应付正常的生活还足够,但如果女友要买衣服之类的话,那我就很可怜了。
  到现在为止我已经刷爆了两张信用卡了,搞得我现在都不敢和她上街。
  今天,实在经不住女友的苦苦哀求,只好陪她去逛街。走着走着就发现不对了,怎么跑到了东洋百货里来了?乖乖,不得了,这里一条内裤就要了我一个月工资了!心里实在是没底,於是想把女友拉走,可是女友却偏偏不走,越看越入迷,拉都拉不动。
 
  这时,一件粉红色的短裙进入了女友的眼界,裙子倒是挺漂亮的,就是短了点。女友一看,马上入了迷,怎么看怎么喜欢,一直拉我的衣服。和她在一起这么久了,我明白她的意思,就是想买了。
 
  我一翻衣服的价格,吓了一跳,四千多!靠,够我干一个月了。心里打颤,就想跑,可是,女友死死的拉住我,水汪汪的大眼睛哀求地望着我,我实在是不忍心,但一想到四千元的价格,心里一狠,拉着女友就跑了。一路上女友都不说话,看得出来她很不高兴,但是没办法,实在太贵了,我又不是银行家的儿子,哪来那么多钱?
 
  这一天过得实在是不开心,於是就早点回了家。女友说她晚上还要加班,於是没和我一起回我们的小窝,自己回了她公司帮她租的小公寓。我知道她这是向我抗议,不过没办法,只好让她自己走了 ,想着明天找点事安慰她一下,把今天这事混过去。
 
  第二天,我打电话给女友,打了好几次都没接,我想她还在生气,於是就去找她,没想到她不在,就讪讪的回去了。连着三、四天她都没理我,打电话居然是关机,我很是担心。
 
  第六天,女友到我们的小窝来了,我问她这几天去哪了?她说和同事去出差了。我想她还在生气,就想让她开心一下,於是带她去逛东洋百货,想买下那天裙子给她。女友听我主动要求带她去逛百货,很是高兴,一下子抱住了我,我抱着她狠狠地闻了一下她的香气,好几天没闻了。
 
  突然,我从她的发丝里闻到一股很奇怪的味道,仔细一闻,居然是精液的味道!这种味道太容易分别了。我心里一紧,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女友一路吱吱喳喳的闹着,我却什么都听不进去。
 
  到了东洋百货,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上次看裙子的柜台,那里面的营业员还认得我们,一上来就打招呼说:「你们又来了啊,这次我们又上了好几款新款,你们可以看看。」
 
  我回过神来,问道:「上次我们看的那件粉色的裙子还在吗?」那个营业员奇怪的问道:「你女朋友不是已经买了吗?」
 
  我一听觉得很奇怪,女友一个月的钱都不够她自己零花的,哪还有钱剩?於是很奇怪的转头去看。女友脸色红了一下,说道:「昨天我和我同事来过了,前几天刚好发了奖金,我就来买了。」
 
  发奖金?女友那公司再厉害也不可能一下子发这么多奖金啊!我心里很是怀疑,但又不能说什么,於是随便买了点什么就回家了。
 
  晚上,好几天都没做了,我迫不急待地抱住女友想求欢,可是女友藉故推脱了,说刚出差回来很累,不想做。实在是勉强不来,只好睡觉了。
 
  深夜1点多,我尿急,起来去厕所。回到床上,发现女友睡熟了,两条雪白的大腿露在了外面,色心一起,我轻轻的脱下了女友的内裤,女友的小穴还是那么漂亮。不对,怎么阴道口有点肿?轻轻一摸居然就会流水了。很明显女友这几天有性交过,看着迹像,性交得还很激烈。
 
  我一下子觉得脑袋有点晕,人呆住了,也不知道那晚是怎么过的,只知道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亮了。早上起来要上班,女友匆忙起床去上班,我不想上班,请了假。
 
  一连几天我都是傻傻的,这几天也没见到女友,就只和她聊了几个电话,有几次,居然还发现她和我说话的时候在喘气,是那种享受又难受的喘气,她总是解释在跑上跑下的帮老闆拿档。
 
  最后,我实在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,想知道女友这几天到底干嘛了,於是我藉故向老闆请了一星期的假,并且骗女友我要去出差几天,好让她放松警惕。
  暂时想不到什么好办法,於是我就趁着女友上班,偷偷跑到她的那个小公寓里去看看,希望有什么发现。
 
  女友的公寓是单间带个卫生间和阳台,不是很大,所以什么东西都是一目瞭然。只是很奇怪的是,以前到女友这,这都是很乾净的,什么都放得好好的,今天来的时候居然房间很乱,衣服乱放,很多衣服都被拿出来过,而且很明显是穿过又脱下来。
 
  我看了看这些衣服,都是我买给女友的情趣内衣,很火辣很骚的那种,心中不详的预感更重。我仔细翻看了一下女友的垃圾袋,居然发现里面有用过的避孕套,而且还流着精液。我的头一下子大了!
 
  再找了半天,找不到其它线索了,我只好离开。不过我心里还是很不甘心,咬咬牙,找我以前的一个朋友买了一些摄像头,趁着女友上班时偷偷的装在她房间里。这些东西花了我好几千,心疼了我很久。
 
  第一天,女友回家就休息,并抽空给我打了个电话,没什么特别的。
 
  第二天也是一样。
 
  终於在第三天有了点情况:那天晚上下班回家,到8点多的时候,女友接到一个电话,他们聊天的内容不是很清楚,只是隐约听到女友说,不愿意再做了,说她的钱已经足够了。
 
  不过,他们交流了很久,最后女友好像屈服了,说了一句「这是最后一次」
  於是就挂机了。
 
  然后女友去洗了个澡,出来的时候竟然换上了一件黑色网格状的情趣内衣。
  那是我在情趣网站上买的,一件要五百块,就是那种日本AV女郎穿着拍A片用的,一整件连在一起,下面部份是薄薄的网格状裤袜,只是裤袜胯下部份是没东西的,然后裤腰的位置被加长一直加到脖子,内衣的顶上加了一个挂带,可以让人挂在脖子上。
 
  整件衣服穿起来和没穿一样,因为什么都露出来了,只是多了小网格,看起来更有诱惑性。
 
  女友出来的时候,门铃也在同时响了,我一阵抽搐,她不会穿这样就去开门吧?没想,居然真的让我猜对了,幸好女友先对着门孔看了一下是什么人。
  哪知道,看完之后她居然把门开了!我的心一下子就紧张起来。
 
  门开了,进来了一个强壮的男人,一脸色迷迷的样子。哪想到,后面还有一个,居然同时进来了两个男人。
 
  先进来的男人一把抓住女友的两个肉丸就搓起来,淫笑道:「华姐的介绍还真不错,看这小妞风骚的,还真是敬业啊!」
 
  后面那个也笑道:「废话!花了我们千五块,要是很差的话,就把她招牌给砸了。」
 
  女友这时像突然换了个人一样,淫荡地叫:「别这么用力,晚上还怕没时间吗?让小奴奴先给两位主人洗个澡,然后再好好的 伺候你们。」
 
  先进来那个大力的拍了一下女友的屁股说道:「我们就不洗澡了,要让你嚐嚐原汁原味的男人味。」说着顺手把门给关上了。
 
  后面进来的那个男的还是很猴急,一把就扑了上去,对着女友的嘴巴就亲起来,女友象徵性的反抗了一下就热烈地回应着他。先来那个男的也没闲着,马上把手伸到女友胯下大力地揉捏,一会儿,女友就忍不住「呜呜」的叫起来。
  那两个男的把女友抬起来,抱到了卧室的床上,然后迅速地把衣服、裤子全脱了。女友躺在床上,看到他们这么急,竟然还很风骚的笑了起来,那个淫荡的样子,连我看得都欲火焚身。
 
  两个男的脱光衣服后,恶狼一样扑到了床上,女友笑着装着想躲开,被他们一把拉在怀里,於是两个男的一上一下开始蹂躏我的女友。
 
  先来的那个男的现在佔据了女友美味的嘴巴,一边亲,一边用手去抓女友的乳头;后来的那个男的把女友的两条腿张开,就直接在女友的妹妹上啃了起来。
  可能是太过刺激了,女友下肢不自然的动起来,好像想把下面那个男人的头给甩开,可是,她那雪白修长的大腿被两个孔武有力的大男人给架开,无论她怎么挣扎也不能动了。
 
  慢慢地,女友呻吟的声音开始大起来,下面的那个男的已经忍不住了,掏出涨得肿大的鸡巴想插进去。我一看,倒抽一口冷气,这么大!比我的大了足足一倍,女友肯定受不了的。
 
  慌忙间我拿起电话给女友打过去,女友正好把她的电话放在床头,一伸手就拿到了。刚按下接听键,下面那男的就把他的大鸡巴干进去了。隔着电话的那一头,女友尖叫了一声,似乎很痛的样子。我忙问道:「静儿,怎么了?」
 
  女友一听是我的声音,很是焦急,迟缓了一下说道:「没什么,突然摔了一下。」然后又问道:「你怎么又打电话过来了啊,不是刚刚才挂了吗?」
 
  我支支吾吾的说道:「我担心你嘛!」
 
  这时,女友又「噢!噢!」叫了两声,看来是阴道被人干得爽了,於是我故意问她:「你怎么了?」
 
  女友说道:「没什么,揉了一下,很痛。如果没什么事我就挂线了,我还没洗澡的。」我只好说了一声「哦」,也挂了。
 
  挂了电话,我心里很是生气,女友居然睁着眼睛和我说谎话。更可气的是,我从摄像头里看到女友一挂电话就把手机也关机了。
 
  视频里,原来在亲女友嘴巴的那个男的把鸡巴放在了女友的嘴边,看来是想女友为他口交,只见女友皱了皱眉头,看来那鸡巴很臭。
 
  我以为女友一定不会帮他口交的,平时要女友帮我口交她都要亲自帮我洗好几次鸡巴,可没想到,她迟疑了一下,一口就把那人的鸡巴含住了。舔了几口之后,居然还觉得津津有味,还加大了嘴巴套弄的频率。
 
  这时,下面那个已经开始在加速抽插了,女友一副很难受又很享受的样子;而上面那个男的也开始在女友嘴巴里抽插。女友上下的洞都被人佔据了,於是开始轻轻的呻吟起来。
 
  这时,上面那个男的说道:「华姐说这小妞还可以进后面,要不要试试?」
  我一听,心里火打起来,女友的后面从来都不让我搞,今天居然让别人搞!
  拿起手机想给她打电话,痛骂她一顿,可是,想起了她刚才把手机关了,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前后门被人一起搞了。
 
  两个男的停止了抽插,一个躺在了床上,另一个把女友抱起来放在了那个男的身上,然后双手把女友的腿提起来。躺在下面那个男的瞄准了一下,找到了女友的屁眼干了进去,说道:「这小妞很聪明,已经抹了润滑油在肛门了啊!」
  后门一下子被干进去,虽然有润滑油,可是一点缓冲都没有,还是把女友痛得直叫。提着女友脚的那个男的一看,哈哈笑了起来,把女友的脚放平,对着女友的小穴也干了进去。在前后门被干的刺激下,女友开始大声的叫起床来。
  我在这边看着,很害怕,因为这个小公寓虽然很僻静,可是旁边还是有人住的,要是被别人听到,以后还怎么在那住啊?可是女友已经忘了这一点了,在两根大肉棒的刺激下,女友已经开始忘我了,没几分钟,女友就高声叫道:「我丢了……我丢了……」看来是她高潮来了。
 
  可是那两个男的正干的舒服,哪舍得放下,反而更用力地去干,女友於是又开始叫床,声音是一浪接一浪。终於,干后门那个男的先射了;又一会儿,干前面的那个也射了,两个人气喘吁吁的躺在了床上。
 
  躺了好一会儿,女友先回复过来,她爬起来走到卫生间里。我以为她是要洗澡哪那知道她把两腿张开,开始用指头抠小穴,想让里面的精液流出来。
 
  这时,我才想起刚才那两个男的干我女友都没有戴套。我心里很是害怕,他们不会有什么病吧?可是,现在怎么都晚了,心里很沮丧。
 
  没多久,那两个男的也爬了起来,一起挤到了卫生间,不一会儿又在卫生间里开始了肉搏。
 
  这次,一个男的站在浴缸上,女友两手扒在浴缸上给他口交,另外一个男的扶着女友的腰开始从后面干她。被口交的那个男的两只手闲着没事做,开始揉捏女友的两个乳头。由於卫生间里有水蒸气,把摄像头给罩住了看得不是很清楚,但很明显可以感觉到那个男的捏得很用力,我想女友一定会觉得很痛吧!想到这就为女友心疼。
 
  摄像头已经看不清楚了,只能听 到女友闷骚的叫声:「哦……哦……嗯……
  哦……用力!用力!我好舒服……快点干我吧!我是个妓女,随便什么人都可以
 
  来干我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我就是……哦……你们的性奴隶……哦……你们想怎么
  干都行……」
 
  听到这我也忍不住射了,我射的同时,那两个男的也大叫了一声,我知道他们也射了。
 
  做完,之后女友帮那两个男的洗了个澡,然后服侍他们把衣服穿了起来。从那两个男的神态里,我可以明显地感到他们很满意。
 
  女友帮他们穿好衣服后,送他们到了门口,并在两个人的脸上又亲了一下。
  这时,一个男的在女友耳朵上说了一句话,女友迟疑了一下,然后回房间穿了一件短裙和上衣和他们一起出去了。
 
  看着女友消失在视频里,我一阵心痛,女友居然偷偷的做着兼职妓女,这真的让我很伤心。只是,他们现在出去了,后面又会怎么样呢?
 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 
              出园的女友4
 
 
               2008/01/15
 
  发表於:春满四合院
 
  女友一夜都没有回来,我一直待在监视器面前等她,可惜到早上6点的时候她都没出现。很想打她电话,可是打了才发现她的手机一直就在床头,根本没带出去。
 
  迷迷糊糊,我有点睏,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居然就睡着了……
 
  等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8点多了。这时,在我的视频里出现了女友修长的身影,原来她已经回来了,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躺在床上了。我赶紧把录下来的视频往前拉,终於在7点多的时候看到女友打开门进来。
 
  这个时候的女友彷彿很累,走路都有点摇晃,最显眼的是她走路的样子,似乎是胯下受了伤一样,走路都不敢把腿夹太紧。我又注意到她的裙子,很明显不是出去的时候穿的那条。我只觉得头脑有点发晕,女友昨天晚上到底干了什么?
  这时,我监视的地方的门被打开了。
 
  这里我要说明一下,我偷偷监视我女友的地方其实是我一个朋友租的房子,他就住在女友公寓的旁边,不过他是刚到本市来工作的,所以还不认识我女友。
  昨天晚上想监视女友的时候突然就想起他住在这里,刚好,他说他晚上要和朋友出去泡吧,所以我就用了。
 
  门被打开了,是我朋友。幸亏我的女友现在已经包好身子躺在床上睡觉,不然就被我那朋友看到了。
 
  我那朋友一开门看到我还在,就问道:「怎么你还在啊?我以为你回家了。
  怎么样,昨天你小子一晚上都在这里干了什么了?」
 
  这时,他的眼光瞟到我录视频的电脑上,突然,我发现他的神色愣了一下,然后很惊奇地问我:「这女的不会是你什么人吧?」
 
  我看他神色有异,就说道:「这是我女朋友。怎么,你认识?」
 
  朋友赶忙打掩护说:「没有,没有,只是太惊讶了,你居然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。」
 
  然后我们就瞎聊了一个下午,聊的时候我有意往我女友那边的话题上扯,不过我什么都没问出来,这事就到这了。
 
  晚上我到女友那儿去看她,她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。她问我:「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」我说:「事情都办完了啊!」我又问她:「怎么今天一天手机都没开?」
 
  她说:「昨天手机没电了,又没充电,刚好早上上班起来晚了又没带,所以今天一天都关着。」
 
  我心里暗暗的说:「你还骗我?」
 
  很突然的是,女友突然和我说他要辞职。我很是惊诧,问她为什么?她说她老闆很色,老是佔她便宜,所以不想做了。我看她态度很坚决,心想:「原来她心里还是爱我的。」
 
  女友的速度很快,第二天就辞职了,辞职当天就搬到我那去了。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有效率,不过很明显这和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有关。
 
  辞职之后女友又找了一份新工作,连手机号码都换了。我知道,她很可能是想重新开始,於是我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。
 
  女友自从和我一起住之后都是按时上班、按时下班,碰到我加班的时候,我打家里电话她总能接得到,於是我慢慢的就开始放心下来了,只是在放心之余,我心里又有一股莫名的冲动,说不清楚是什么,只是每次和女友做爱的时候一想起那天的事我就特别兴奋。
 
  可是日子久了,那股兴奋感随着回想次数的增多也变得越来越小了,我很希望能再看到她被人干一次,可是又很害怕。最后,我的欲望佔据了我的大脑,我终於决定设计女友,让她忍不住再和别人干。
 
  我想了很久,觉得首先要从自己出发,於是我背着女友偷偷打手枪,多次手淫之后,我的性能力直线下降,有时候甚至都不能勃起。女友也开始发现我不行了,很多次不管她怎么引诱我都不能勃起,她很是不高兴,不过又没办法。
  只是,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女友都还是很老实。唯一有改变的是,我发现女友也开始自慰了。
 
  我只是没想到女友心里这么爱我,之前既然肯去兼职,现在却又宁肯自己搞自己都不出去玩,这种差异让我很是惊讶和觉得愧疚。只是,我的变态心理却越来越强烈,於是,我想我也许应该给她创造点机会什么的。
 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 
 
 
 
                (五)
 
  新的工作不是很顺利,女友一提起上班就闷闷不乐,终於,在坚持了三 个星期之后女友选择了辞职。这一下,我压力更大了,因为一下子变成要养两个人。
  这样平平淡淡过了一个月后,老闆突然接了个新活,一下子人就忙起来了,天天要加班,经常加班到夜里十点多。每次加班的时候,我都会打个电话报一下点位,告诉女朋友几点会回来。因为女朋友没工作,所以一天到晚都在家,手机都不缴费,一打手机都是欠费,所以打电话给她的时候都只能打家里电话。让我欣慰的是,每次女友都在接电话,彷彿电话就一直被绑在她身上似的。
 
  家里离公司比较远,下班到家都8 点多了,所以我和女友都是两个人分开吃饭的。下班回家的时候,我一般都会问女友要吃什么点心,然后带回去给她。我加班完再买了点心到家就已经是12点多了,所以都是草草吃完就睡觉。
 
  时间过得还真快,匆匆很多天我们就这样过了,也因为这样,好多天都没做爱了。我发现,女友居然也不要求,这让我很奇怪,本来女友对这方面的要求很多的,一下子平静下来,总让人觉得有点怪怪的。
 
  加班的日子终於完了,而女友也找了一份新的工作,去做百威的啤酒女郎,上夜班,从晚上6 点上到午夜一点。对她这份工作我很是不喜欢,因为她上班时间和我的是错开的,这样我就等於天天都看不到她了。
 
  更让我恼火的是,这样上班我的性生活就等於没有了,偶尔周末我有空的时候,却是她最忙的时候,反而上班时间更长,夜里想等她都不行。而女友似乎很喜欢这份工作,每天看着她穿着超短裙、不戴乳罩去上班我就一肚子火,穿短裙就算了,不戴乳罩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!她告诉我,说一个同事告诉她的,不戴乳罩能卖得更多。这是什么世道啊!可是,为了生活,只好忍了。
 
  女友天天上班,周末的白天是我们唯一能相聚的,所以要想和她亲热只有这个时间了。可是周末事情也是最多的,比如交水费、电费,还有电话费,去交都得排队,一排就是几个小时,哎,上班族啊!连着很久都是女友交家里的电话费的,所以我也没有怎么注意,很是放心。
 
  一个周末的晚上,女友去上班了,我自己一个人在家实在是无聊,於是翻箱倒柜的想找影碟看。前一段时间和女友去逛街,卖了很多黄碟回来,内容据说很精彩,可是一直没时间看,今天刚好,温习一下,晚上好实践。
 
  也不知道女友怎么放的,找了很久就是找不到,於是打电话给女友想问问。
  女友那边接电话,很吵,好像是迪吧,只是很奇怪的是女友的声音很是娇喘,说话断断续续的,再加上那边背景音乐很大声,问了位置她就匆匆挂了。
 
  我刚说了一声拜拜,还没挂电话,女友那边又传来一句话:「不要这样嘛,我老公还在接电话呢!」接着就是「嘟……嘟……」的声音了。我心里一下子打滚起来,这话是什么意思?只是电话已经挂了,再打电话过去也不知道怎么开口问,心情一下子低落起来。
 
  按照女友告诉我的地方,一下子就找到影碟了。刚拿起来,一张纸被带出,飘飘落在了地上,我捡起来一看,是上个月的电话单。随便扫了一眼,想扔开,却突然发现电话单上有一项费用很是奇怪:那里写着「电话转接套餐100 」。
  我什么时候有办这个业务,怎么连自己都不知道?难怪女友都能天天接到电话。不过奇怪,她手机都没缴费,怎么转接?突然,心里一阵害怕,马上去翻抽屉,在抽屉的最里面我找到了一张手机卡,还有前几个月的话费单,话费单显示的时间表明,电话转接业务是在女友第二次辞职的九天后开通的。我的头一下子闷了:那一段时间女友都干嘛了?
 
  是夜,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,脑子里一直在想女友那段时间做了什么,一想起女友那段时间可能背着自己出去乱搞,心里就难受,可是难受之余,心里又是一阵的刺激。一想像到女友可能被人搞,就不自觉地勃起,於是在既难受又刺激之下打了两次手枪。最后还是睡不着,於是爬起来想去接女友,想看看能不能探出点什么。
 
  女友上班的地方在重庆东路的一家迪吧,位置很好,所以生意也很好,自然五教九流的人也多。真不知道女友为什么会选择来这里,难道不怕被人吃了?
  进了迪吧,里面一阵彩灯乱照,让人一下子眼花起来。伴随着震耳的DJ,很多人在群魔乱舞。在迪吧的角落很多对男女搂在一起,动作很明显,下体一直在抽动。现在的年轻人啊!
 
  我围着迪吧绕了好几圈,都没找到女朋友,想打电话,可是太吵了,估计接了也听不到,於是就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观察。这里人很多,非常热闹,很多金毛、银毛、蓝毛,一群小太保藉着灯光带着酒精,对着周围跳舞的女生乱摸,那些女生似乎不是很介意,随便别人摸,自己只顾着乱摇。
 
  扫了一眼,突然眼光被一个女生给吸引住了。那个女孩身穿短裙,腿很长,随着一亮一暗的灯光,我感觉她的大腿很白、很耀眼,在灯光下两个硕大的乳房到处乱飞。可能是她摇的幅度很大,我隐约发现她裙子下面好像是空的。周围几个男生一直围着她揩油,有一个男生已经把手伸进了她裙子下面,只是女生摇得太厉害,那男生的手没能抓住重点太久。
 
  灯光一闪一闪的,让眼力一下子下来没能观察得太清楚,只是隐约感觉这女生的身材很 熟悉,因为那女孩是背对着我的,我不能把这熟悉的身影和那个我认识的人联系在一起。
 
  也许是跳得久了,那女生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,不过因为慢下来,周围围着的男生也慢慢多了起来,我心里一阵好笑,一群色狼啊!不过想想也是,有机会揩这么漂亮女生的油,谁会不愿意?
 
  看着人影交织的人群,我发现很多只手在那女生身上滑走,而且都是对着重点位置去的;那女生也不拦着,随便别人摸,自己还是只顾跳舞。隐约我看到一只手已经进入了那个女生的裙子下面,那只手似乎经验丰富,没多久女生摇摆着的身子已经开始不自然了,女生很明显想通过摇动身子把那只手甩开,可是那只手跟得很紧,女生没怎么甩开太久。
 
  看着看着,我心里一阵刺激,下体也勃了起来。看看手錶,已经1 点多了,女友到底跑到哪里去了?於是我站了起来,绕着迪吧再找几次,很遗憾的,还是没看到女友的踪影。
 
  等我在回到坐的地方的时候,刚才跳舞那个女孩子已经不见了。我转头找了找,发现那个女孩正被一个男人搂着往迪吧的一个角落走去,一边走,那男人的手还在那女孩的裙下摸索,那女孩只是象徵性的拒绝了几下就没再反应。我心里一阵暗喜,看这么漂亮的女生做爱一定很爽,於是尾随着他们,想跟着去看看。
  那两个人绕着迪吧角落走了一会儿,到了一个小门,然后就推门出去了,我隔了一下小会儿才跟出去。原来那个小门是迪吧的后门,外面是一堆空啤酒箱,啤酒箱堆得很高,而且很乱,要是躲在里面的话,不认真还真发现不了。
 
  那个男的搂着那个女的往暗里走了十几步,突然一下子把那个女生举了起来靠在墙上,然后空出一只手解自己的裤子,动作很是利落,没一下裤子就松开掉在了地上,裤子里面居然没穿内裤,那根粗壮的鸡巴勃起在月光下很是耀眼。
  才一转眼,「噗!」的一声,他已经干进那个女人的胯下。看来已经插进去了,那女生哼了一声,看来她很有快感。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,下体一直在抽动,上面两个人的嘴巴接在一起舌吻着。
 
  角落很暗,我没能看清楚那女生的脸,不过从她的呻吟声里,我感觉得出来那女生很满足,看来也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啊!只是那个男的很差劲,可能是太刺激了,才几分钟,我就感觉到那个男的发出粗重的鼻音,看来快射了。
 
  果然,才过了一下,那男的一声轻吼,抱着女生的手也渐渐松了。那女生彷彿不是很满足,拍了那男的一下说道:「怎么这么没用?」声音很轻,不过还能听得见,只是这声音很熟悉,一下子又想不到在哪里听到过。
 
  那男的哈哈一笑说道:「没满足是吧?放心,我很快就会起来。刚才是因为你这个小骚货刺激我太久了,一下子没忍住。来,帮我下面舔一下,等一下马上就能满足你。」那女的迟疑了一下,居然真的蹲下身子给那男的口交。
 
  天!那傢伙的鸡巴可是刚刚才干完射过啊!那女的居然肯舔。要知道,我女友什么都肯干,就是不愿意舔我刚射完的鸡巴。想我女友那么敢做的女生都不喜欢这样,可想而知这有多困难。我心里一阵暗骂:「这他妈的真是个骚货!」不过心里又很是羨慕那个男的,居然碰到这么骚的女人。
 
  那个女生头压在男人的胯下,一进一出、一进一出……她嘴巴吸吮着那个男人的鸡巴,彷彿越吃越有味,嘴旁淌着口水,摩擦鸡巴的声音频率也快了起来,偶尔还会发出几声呻吟,看来她自己也动情了。
 
  没一会儿那女生空出一只手去抠摸自己的阴部,并且那只手在裙子底下卖力地抽插,而那男的手也没闲着,两只手抓着那女生的乳房,一手一个,捏得很舒服。突然,那女生叫了一声,骂道:「轻点!」男的又是哈哈一笑,反而捏得更重了。
 
  好像是太痛了,那女生举起一只手想去拍那个男人的手,突然,那男的两只手一把抱住那女生的头,把女生的头牢牢固定在了胯下。那女生两手突然没了方向感,在空气中乱舞,隐约间我听到那女生传出一些喝水的吞咽声音,我马上明白过来,那男的在那个女生的嘴里尿尿了!
 
  女孩反应很强烈,不过到底是女人,力气不大,被强制住了,被迫喝下了那男的尿出来的液体。我心里很是奇怪,勃起的时候怎么能尿得出来?难道刚才口交了半天,那男的也没勃起?看那女生口交的技术不错,居然都不会勃起,看来这男的也是个性爱高手啊!
 
  终於那男的尿完了,身子抖了一下,手松开了,那女生身上压力一小,马上弹了起来,「啪!」的一声甩了一巴掌在那男人的脸上。那男的一点怜悯心也没有,反手也回了一巴掌,女生被打得靠在了墙上。似乎很痛,那女生捂着脸靠在墙上呜咽着。
 
  那男的嘴里还骂骂咧咧的:「妈的!老子都敢打,信不信老子找十几个人来轮奸你?告诉你,晚上你要是不把我伺候舒服了,我就划花你的脸,让你连当妓女都没本钱!」
 
          (待续)